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老人口中的鬼故事,真实经历过的鬼故事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671 发布时间:2019-05-08 09:21:36 发布评论

经常从老人的口中听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有些好像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尤其是农村长大的小伙伴们都有过听老人们讲故事的经历,可是这些故事却不是我们现在讲给孩子听得童话故事,而是很多稀奇古怪的事,不知为何,当时的老人们为什么听过那么多的稀奇古怪事,可能是当时的科学不够发达,也可能是老人们拿这些故事来吓唬小孩子,不管什么原因,相信这样的故事在每一个农村长大的小伙伴们心中都留下过深深的恐惧烙印,不过,现在农村长的的小孩子就很少再能听到这样的故事了,这样的故事也是越来越少了。

  人都有恋旧的情节,虽然这些故事当时吓到了你,可是当你长大后,却仍是对这些故事念念不忘,遗憾的是,这些故事已经没有人再将起,逐渐的被人们所遗忘。那么接下来就带大家回顾一下农村老人讲的真实鬼故事,再来感受一下农村老人们讲的那些稀奇古怪事。

  1、农村老人讲的一则真实鬼故事

  宏杰从小父母不在身边,外出打工,父母都各忙各的没人管他,他便整天跟着一些小伙伴,狐朋狗友一起上山下河。

  故事就开始在山上!

  一天他和两个小伙伴上山玩,走到一个土地庙时(就是山上随处可见的砖砌小小的房子,里面摆了供果的那种)那两个朋友就怂恿宏杰说你敢不敢去踢土地庙?宏杰傻了吧唧说的屁颠屁颠跑去一脚就把土地庙房盖踢飞了,这下可好,三个人一起上,一人几脚就把土地庙拆的稀巴烂。

  还觉得自己牛逼哄哄的,可走到山下过马路时,突然蹿出一辆摩托车,把他们三人都撞了!放羊路过的大叔赶紧打了120。家里人赶到的时候,告诉家属宏杰的右腿已经废了!要截肢!其他都是擦伤。那两个人都是伤的也是大腿,也都很严重。我不懂医,医生说这腿应该是好不利索了。

  这受伤的部位可都跟土地庙大有关系呀!再告诉你们,当时现场他们三个受伤的部位也就是腿和胳膊都是统一指向土地庙的方向!

  想想都觉得可怕,谁能说不上这是土地神的报复?

宏杰清醒后把这件事跟家人说了,她妈逮着他一顿收拾,不过骂归骂到底还是心疼他,尤其是宏杰妈, 她还是很迷信的,出了医院跟她大哥打电话帮忙找两个挺厉害的大神!外号王大仙!

  大仙是个老头,长相普通,瘦瘦小小的家,大仙看了她们说,先去买点酒。她们不敢含糊,马上到楼下买了一瓶老村长!宏杰妈进去赶紧先把酒递了过去。大仙坐定双眼微眯,慢慢的拧开白酒瓶咕噜咕噜的灌上了,一口气喝个精光。

  宏杰妈她们就看着这大仙举止发生了变化,喝完酒就竟然像老头一样捋了一下胡子,口音也变成了北方口音(我不懂方言,不知道是哪里话)说了句“不给我好酒呀!”显然是仙家上身,嫌宏杰妈的就不够好!突然说你儿子好大的胆!土地已经将此事告到天庭,你儿子注定要有一劫!

  宏杰此时在医院休养只有他妈和大姨来的,可是人家就是知道你为什么事情而来!宏杰妈吓得一下跪在地上。仙家说这事太大!他弄不了,要请神来帮忙说情,粘着胡子这大仙一哆嗦就像换了个人,神神道道的在屋里蹦了半天然后又坐在地上!

  大仙清醒后告诉宏杰妈,请神说了!(两天后)早上六点到,带一只会咬人的狗!越凶越好,他妈跑到市场买了一天狗!送到大仙家里。拿出一把刀对着空气使劲砍了三刀!也怪,刚进门还凶神恶煞的狗,三刀过后竟然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上去一看,狗死了!

  你说怪不怪?大仙说,已经抵了命了。要把狗好好安葬。安葬的时候头朝东,离土地庙五里路。盖上黄纸三张。

  后来俩月后应该截肢的宏杰腿竟然神奇的好了,但是从此就学乖了,听说前段时间还考上了大学。

  有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啊就是说不清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吧。

  太姥死后的事

  太姥92岁走的,算是喜丧。太姥是大家闺秀名门之后,虽没读过书可做事处处彰显大家风范。而下面要讲的事是我五姨奶告诉我的,我觉得很有损我太姥在我心中的形象。

  五姨奶小孙子刚一岁,整天抱着宝贝大孙子哄,可最近一阵五姨奶只要一抱孙子,孙子就大哭,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五姨奶琢磨着这事不对劲就找个算命的给看看,那算命的说啊,你老妈就坐在你肩头,你抱孩子时你家老太太还逗孩子笑呢。

  这可把我五姨奶吓得够呛,求大仙帮忙,反正就是烧纸的那一套,太姥不在五姨奶肩膀头坐着了。几天之后是清明,五姨奶说自己身体不好就没去,第二天在家洗衣服时一转身只见太姥就站在自己身后,五姨奶嗷呜一声吓晕了(不过没有后话了)。

  五姨奶儿媳妇家有个老人快不行了,那老人也挺喜欢五姨奶孙子的。一天半夜,五姨奶和孙子在一个床睡觉,突然孩子啊啊的哭起来,五姨奶一激灵被吓醒,只见孩子的脖子上有个白线,五姨奶情急之下下意识的一把扯开白线,孩子不哭了。

  五姨奶叫醒女儿,让女儿给小姑子家打电话问问她家那个老人怎么样,那家人说老人刚刚咽气。后来五姨奶又找人算卦,大仙告诉她,那天五姨奶儿媳家的老人想带走孩子,这时太姥来了,她们俩打起来了,是太姥把那个老人打跑了。

  2、鬼火

  鬼火,俗称磷火,通常会在农村的墓地里出现。目前出现原因不明,有人说鬼火是人死后身体蒸发出来的白磷,也有人说,那是死去的人的灵魂分裂成了无数的分子在守护自己的身体,舍不得对这世间放手。

  小时候奶奶曾说过一个故事,一直令人记忆犹新。村里一位平时热情善良的憨厚大伯,有一次在村长家打完麻将,夜深才踏上回家的路。在经过村里唯一的一条小河时,大伯突然发现前方桥头上竟出现了一团“鬼火”!

要知道,“鬼火”通常都是出现在坟墓旁,因为地里埋着死人!而这团鬼火却出现在平日里不可能出现的桥头,难道这里有死人不成?

  大伯吓得一哆嗦,赶忙问:“前面有人吗?”连问了几声都没有回答。这时候大伯的心已经彻底凉透了,他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那团漂浮在空中的鬼火突然下沉到了河里,发出了巨大的“扑通”声,宛若有人跳河了一样!

  那一夜之后大伯疯了,几天后彻底消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事在旁边的几个村迅速的传开了,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在深夜经过那条小河。几年后,有胆大的年轻人过去瞧瞧,发现那条河早已经不知不觉的彻底干涸,而河底的干透的泥巴地里,赫然印着一个人影!那个人影是大伯吗?如今已无人知晓。

  3、路过乱葬岗时,竟然听到了里面有男女喘息声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

  爷爷去世后,家里经济情况每况愈下。母亲只好跟着队里的几个妇女组团去深圳打工,经常一去就是一年,过年才回来。

  6岁时的一个暑假,父亲因为要忙鱼塘里面的事情,吃过早饭的时候跟我说:“满伢子,今天上午我跟你哥得下塘干活,前几天村里广播通知说你妈寄信过来了,信已经到了村里学校小邮局,你上午去取一下吧。这是1毛钱,你去的路上买个冰袋吃。”

  “好哦!”不用下塘干活,又可以吃我最喜欢吃的冰袋,我自然心里高兴。但是,有一件事情却让我对这件事情想打退堂鼓。那就是:从我们家去学校的必经之路上,有一片乱坟岗。

 小的时候,每次吃完晚饭,总喜欢缠着父亲或者大伯坐在堂屋前面给我们讲故事,说聊斋。这导致的结果是,我和哥哥的胆子都特别小,特别怕鬼。所以,每次上学、放学,我跟哥哥都是结伴去的。

  父亲和哥哥下塘干活,我只好硬着头皮锁好门出发了。起初的路旁全是农田,黄灿灿的稻谷迎着夏天的微风开始摇摆,我的心情也快乐的摇曳着。过了这一片农田,就到了乱坟岗。这块乱坟岗的来由我也不知道,只听老爸说他出生的时候那片坟就已经存在了。后来陆陆续续有一些被挖掉变成了农田,但是面积还是有一大片。

  那条去学校小邮局的路就从乱坟岗中间穿过,路边的杂草已经长的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风吹过去,那成人高的杂草也随之低头,一眼看过去隐隐约约总是可以看到各种坟头。那条路只是一条泥土路,在各种坟头中蜿蜒着,最后连接到村里的大路。一路上我心提到嗓子口,走了大概15分钟的时间,我都是一步一回头去看,总是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似得。幸好一路无事。

  到了学校,拿了信,我在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一个冰袋。小卖部的罗爷爷跟我一直都非常熟悉,他是我们邻村的,儿子承包了这个小卖部,他一直在这里帮忙看店。我每次买东西他都会多送我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平常觉得特别慈祥的罗爷爷今天感觉特别诡异,诡异得甚至让我有点害怕。

  我没有多想,小孩的心总是能被零食完全占据,我兜里装着信,手里拿着一个冰袋吮吸着,一路小跑地往回赶。这时候,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并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湖南的夏天经常这样,头一分钟还烈阳似火,第二分钟就已经雷声隆隆、大雨倾盆了。)我拿着冰袋在路上继续晃荡着,在经过乱坟岗的时候,伴随着天上的雷声,大雨开始倾盆而至。

  雨打在脸上生疼,我拿着没有吃完的冰袋往前使劲跑,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泥泞的乡间小路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我跑的速度非常慢,还时不时的摔跤,冰袋也已经掉到路边的小水沟里了。到乱坟岗中间一块空地的时候,我发现原来是空的路边竟然多出来一座新坟来,我吓了一跳,可是那时候雨已经很大,路上都起了一层水雾。我没顾得上仔细看,就继续往前跑去,快要跑出乱坟岗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叫我。虽然雨声很大,但这声音听得仔细,这明明是刚刚小卖部的那个老爷爷。

  我以为是刚刚忘了拿什么东西,或者是他又要送我什么吃的,只好回头看去,蜿蜿蜒蜒的路穿插在众多坟头,一直延伸到远方,被水雾笼罩着。在刚刚看见的空地新坟头,隐隐约约站着一个驼背的身影,在风雨中,朝我走来。

  我吓得汗都出来了,可这时候我身上已经被雨淋透了。已经分不出是雨水还是汗了。我继续往回跑,终于跑回了家。

  回到家后,父亲和哥哥已经到家躲雨了。我把已经被雨水湿透的信交给爸爸之后,打了个打哈欠,父亲给我换了一身干的衣服。

  当天晚上,没来由的,我生了一场大病。父亲和大伯在床边照顾我。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大伯对父亲说:“9队的老人罗润云刚去世了,你听到唱大戏的声音没,应该是刚刚的事情。明天又得去吃场面,做人情咯。”我感觉一阵心悸,但是因为生病,后来又沉沉地睡去。

  等我病好的时候,已经是5天之后的事情,后来,我跟哥哥一块走那条路的时候,发现那个地方真的有了一座新坟。我凑近一看,还真是小卖部罗爷爷的坟,坟上的鞭炮都是刚刚燃放过的,颜色很鲜艳。整个乱坟岗,只有这一个坟堆有墓碑,碑上罗爷爷的笑容还是跟那天一样,那么诡异。

  我后来转到邻村的小学上学,村里也修了一条大路通往学校,我再也没有一个人走过那条路。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