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乔安夏+陆少时】爹地,妈咪超给力全文结局版本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4287 发布时间:2019-07-11 17:25:58 发布评论

 第8章什么时候结婚

自那以后,乔安夏留在了陆家,专门负责小栩的饮食起居。

反倒是陆少时看到母子俩甜蜜有爱的打闹时,心里总会泛起微微的醋意。

这天正是小栩的生日,乔安夏早早就准备好了礼物,却在大清早就得知小家伙要去陆家老宅那里过生日。

也对,孩子生日当然要和家人一起过。

自己这一生都只能是儿子的保姆了。

乔安夏眼中划过一抹失落,突然手上的礼盒被抢走,小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楼下,正一本正经地“教育”她。

“我知道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啦,放心,再寒酸我也不会嘲笑你的。”

说完拆开礼盒,一张油彩画出现在他面前,上面画的正是睡着的自己。

小栩唇角抿了抿,颊边露出一个小酒窝。

接着又故作不高兴地说:“画上少了样东西。”

乔安夏心里正七上八下,听他一说顿时紧张起来,凑头看那幅画:“少了什么?”

小栩趁机在她脸上一亲:“少了你呀,乔姨。”

乔安夏捂着脸颊好半天才缓过神,摇头失笑。

小家伙也太会撩了吧。

笑着笑着就有一股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幸好时间没允许她想太多,吃完早餐后她就带着小栩坐上了去陆家老宅的车。

中途陆少时去接了谭薇薇,不过小栩向来不待见她,把头一扭抱住了乔安夏的脖子。

“薇薇来了啊,半年不见瘦了很多,更漂亮了。”

还未下车就听到一阵热情的寒暄,陆母正拉着谭薇薇的手,眼神就像看准儿媳妇似的。

乔安夏随后下车,把小栩抱了下来。

陆母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来,小家伙给了她一个熊抱,亲昵地叫奶奶。

“小栩又长高了,这是爷爷奶奶送给你的礼物,喜不喜欢?”

陆母高兴的亲了他一口,拿出一串钥匙,挂着的门禁卡上标着小栩幼儿园附近某高档小区的logo。

陆少时摇头:“妈,他才多大,别这么惯着他。”

话音刚落小栩跟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接过钥匙,附赠一个大大的微笑:“谢谢奶奶,乔姨帮我收着。”

说完自然地把钥匙往乔安夏手上递。

陆母这才注意到站在阴影处的乔安夏:“这是……”

陆少时顿了顿,移开了目光:“小栩新来的阿姨,姓乔。”

闻言陆母冲她礼貌而有涵养地点了点头,左手牵着小栩右手拉着谭薇薇进门去了。

多么亲密无间的一家人。

即使知道自己不该多想,乔安夏还是忍不住酸了酸。

“还愣着干什么?”

陆少时回头,催促站在原地发怔的她,眉眼带着些许不满。

乔安夏只得收敛心神,跟了上去。

进了家门又是好一阵欢乐,相比陆母的热情,陆父显然不苟言笑些,不过对谭薇薇和颜悦色得很。

显然对她很满意。

小栩带着寿星帽,切了一块大大的蛋糕,陆父陆母都十分期待小家伙的第一块蛋糕会给谁。

结果小栩跳下椅子,捧着蛋糕送给了站在角落的乔安夏。

“小少爷,这不好吧。”

乔安夏自然推拒,在家她就心安理得接下了,陆父陆母面前委实没有这个勇气。

小栩却执着地捧着蛋糕,一副你不接我就不动的架势。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接下吧,小栩很喜欢你。”过了大约半分钟,陆少时开口淡淡说道。

乔安夏一怔,蛋糕已经被塞进手里,小栩牵着她的手把带到餐桌边坐下,认真对大家说:“我要乔姨和我一起过生日。”

坐在陆少时身边的谭薇薇脸色变了变,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小栩平日对她冷漠疏离,甚至是厌恶,如今却主动把这个姓乔的保姆请上生日家宴的餐桌,她难道还比不上一个保姆?

她不动声色地睨了睨对面的乔安夏。

长相,连平凡都算不上。

气质畏缩,一看就不是见过场面的人。

小栩到底看上她哪里?

乔安夏心知身为保姆在这种场合逾矩了,推托着想要站起,身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

“既然小栩开口了,那就坐下吧。”

陆少时声音低沉,脸上没什么表情,乔安夏却莫名从他语气中听出了解围的含义。

他,也会替人解围么?

陆母微微一笑,没有对此发表看法,反而给谭薇薇夹了一筷子菜,笑着说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终于谈起终身大事,谭薇薇脸上浮出点薄红,看向陆少时。

男人替她别了别鬓发,眼中露出点温柔的笑意。

“下个月初八。”

 文学

第9章他比砒霜还要毒
陆母点头,絮叨道:“早点结婚也好让我和你爸放心,当年要不是你坚称自己是独身主义,我们怎么逼着你把小栩——”

“妈。”

陆少时打断她的话,俊朗矜贵的脸上露出些微薄的怒气:“以前的事不要再说了。”

陆母自知说错话,现出几分懊恼几分无奈的神情。

“小栩是我的儿子,这一点不管我结婚或不结婚都不会变。”陆少时说。

陆母的意思他明白,无非盼着他和谭薇薇结婚后多生几个孩子,但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婚后至少三年不要孩子。

具体看小栩的接受程度再定。

谭薇薇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绞紧了衣摆,陆少时把小栩看得这么重要,她能不答应么?

她真心喜欢着陆少时,可有这孩子在,她永远也无法真正得到男人的心。

一顿饭吃得各有各的心思,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乔安夏抱着已经睡着的小栩坐在行驶的后车座上,半撑着额头打瞌睡。

临到谭薇薇住处的时候,她突然说想吃小区后面一家店的甜点,陆少时解了安全带,不辞辛苦地给她买甜点。

乔安夏半梦半醒地睁眼,正想看看到了哪里,抬头就对上谭薇薇透过后视镜看她的目光。

夜里本来就黑,照进来的路灯白惨惨的,乍一接触到她的目光,乔安夏差点吓出一身冷汗。

她下意识把睡着的小栩把怀里揽了揽,看向空空如也的驾驶座:“陆总呢?”

谭薇薇笑了笑,那种恐怖的感觉褪去不少。

“少时帮我买甜点去了,让我在车上等一会。”语气带着一丝炫耀。

谁知乔安夏压根就没反应,目光看向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真能装。

谭薇薇心中冷笑,今晚家宴她可都看在眼里,陆少时的目光落在这个女人身上太多太多次,她不信两人只是单纯的保姆与雇主。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实在可怕,谭薇薇为了验证心里的想法,故意把男人支开,若有若无地试探。

“我和少时从小青梅竹马,他对谁都彬彬有礼,又不忍心拒绝别人,弄得很多女孩子自以为是往他身上扑,最后都没有好结果。”

不忍心?

恐怕是懒得搭理吧。

乔安夏靠在车窗边,脑海中闪现出男人逼问她时的样子,接着又听谭薇薇在那唱独角戏。

“今晚伯母的话你肯定很疑惑吧,其实是少时对女人比较性冷淡,伯母没有办法才……嗯,你知道的。”

她故意留了个话尾,让乔安夏自行脑补。

乔安夏:“……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少时性冷淡?

开玩笑吗?

五年前她差点被男人做死在床上……

这个谭薇薇要么就是故意抹黑陆少时,要么就是没和陆少时上过床,全靠一张嘴瞎说。

“没什么,就是让你安分守己点,少时看着对谁都温柔,其实谁也看不上。”

谭薇薇敛了笑容,眼中暗含警告。

乔安夏这次真的被逗笑了,突然想起小栩经常挂在嘴边的“坏女人”,果然没说错。

连个保姆都要敲打的小心眼女人,能好到哪里去?

“谭小姐想多了,甲之蜜糖乙之砒霜,陆总对我而言比砒霜还要毒。”她冷声说道。

要不是为了小栩,她绝对不会想和陆少时有任何接触。

话音刚落,车窗外突然一股强烈的视线扫了过来,乔安夏疑惑抬头,正对上陆少时阴沉沉的眸子。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乔安夏暗叹,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陆总,您回来了。”

陆少时拉开车门,面色霜寒:“下车。”

乔安夏心中升起不向的预感,觑着他脸色小心翼翼说道:“陆总,这是谭小姐的住处,还没到陆家呢。”

陆少时大概是被那句“比砒霜还要毒”给气着了,长臂一伸将她拽下车。

“既然我这么毒,那你还是少沾染的好。”

冷声抛下这句话,陆少时迅速上车,不由分说喷了她一口车尾气。

乔安夏未及反应,刚还坐着的车已经没了影子。

小心眼的男人……

乔安夏望着空荡荡的马路兴叹,现在已经接近凌晨,连计程车都没见到。

她要怎么回去?

没了办法,她只能打电话给陆少时求饶,试图求得某人的宽宏大量,让她坐回车上。

“嘟嘟嘟。”

电话传来一阵忙音,乔安夏不死心再打,对方已经关机……

乔安夏深深吸了口气,无奈之下,转而打电话给步榆。

“我被一个小气鬼丢在半路了,可以过来接我吗?”

>>>>本文《爹地,妈咪超给力》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