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_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175 发布时间:2019-07-11 17:23:43 发布评论

“哟呵,美女,想不到你还是一名老师,这个臭小子是你朋友吗?”为首一个满脸横肉的寸板头汉子狞笑起来,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身的酒气。

 

 

显然,这几个混混都喝多了。

 

 

另一个高个子骂骂咧咧道:“臭小子,这里没你的事,识相的话就快滚!”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虽然我心里怕的要死,但表现的还是很强硬,镇定而愤怒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四个汉子同时露出愤怒的神色。

 

 

“我草泥马,你特么找死!”寸板头汉子一声怒喝,四个混混全都朝我冲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想也没想,就将手里的石子如天女散花一般砸了出去。

 

 

一时间电筒的光线乱晃,于此同时伴随着众人的惊叫声和手挡在面前不住后退的举动。

 

 

我趁乱一脚狠狠踢在最前面一个汉子身上,他踉跄着撞倒另一个人。

 

 

我则是从圈内突围,居然让我成功冲到了陈艺瑶身边,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巷口跑去。

 

 

陈艺瑶吓坏了,都忘记了遮掩胸前雪白的春光,被我拉着身不由己拼命的逃。

 

 

那一团雪白丰满在夜色中颠簸晃荡,格外惹人注意。

 

 

然而此刻的我哪里会注意这些,只想逃出升天。

 

 

在逃跑的过程中,我感受到背后几下剧痛,差点没撑住摔倒在地。

 

 

辛亏陈艺瑶扶着我,没让我倒地,不然我俩真的死定了。

 

 

最终,凭借求生的渴望我们成功逃出巷子。

 

 

我们第一时间上了车,我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我赶紧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就看到几名混混在后面狂追不止。

 

 

直到十分钟后,早就看不到几个混混的踪影了,我才敢把车停下。

 

 

这时候才发现,我们居然已经到了开发区这边。

 

 

开发区人烟稀少,马路宽阔,但穿行的车辆却很少。

 

 

我喘着粗气,忍着背后的剧痛问道:“你没事吧?”

 

 

面色苍白的陈艺瑶也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她的一只手紧紧抓着扣住的安全带,只用一只手遮住胸前的雪白丰满。

 

 

她的胸比我在监控中看起来还要大,一只手根本遮不住,从两边露出不少春光。

 

 

当我目光集中在她胸上的时候,不由傻眼了,身体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陈艺瑶注意到我的表情,神色由白转红,急忙用另一只手也捂住。

 

 

我赶紧收回目光,又问了一遍。

 

 

她摇了摇头,说没事,神色异常难看和失落。

 

 

我也有些感慨,本来是想找他的丈夫,结果遇到了这种事。

 

 

我马上脱掉外套披在她身上,说道:“穿上吧,可以挡一下。”

 

 

陈艺瑶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穿上衣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弘逸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会不会和我一样遇到危险。”

 

 

“放心吧,他是男人,不会有事的。”

 

 

我正说着安慰的话,电话铃声响了,是警察打来的,说已经在林海路了,问我具体位置。

 

 

十分钟后,我们见到了警察,不过几个混混早就跑了。

 

 

警察让我们别担心,他们可以通过路段的监控追踪几个混混,并保证不出三天就能将他们捉拿归案。

 

 

我和陈艺瑶连忙道谢。

 

 

陈艺瑶最担心的还是她的丈夫。

 

 

不过当她向警察提出这件事的时候,其中一个中年警察说道;“刚才我们在经过林海路和江西路的路口时,发现一个躺在路边的醉汉,和你描述的穿着倒是有点像,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丈夫。”

 

 

陈艺瑶听了表情一下子缓和下来,立即想去寻找。

 

 

中年警察微笑道:“别着急,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让我的同事小王去处理了,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又过了十分钟,我们终于找到了于弘逸,正是中年警察口中的醉汉。

 

 

看到于弘逸的时候,他已经醉的人事不知,额头还破了,出现两道御痕。

 

 

小王检查过,说估计于弘逸是因为喝多了,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或者墙之类的建筑,一时晕过去了。

 

 

小王的陈诉也能解释陈艺瑶给于弘逸打电话时,他的惊叫声怎么回事了。

 

 

不过令我纳闷的是,即便于弘逸被撞晕了,也应该晕倒在巷子里啊,怎么会出现在十字路口。

 

 

这一切恐怕只有等待于弘逸醒来才能得知了。

 

 

因为警察检查了于弘逸,他额头的伤口并不碍事,主要原因还是喝醉的缘故,所以我们也没送他去医院。

 

 

和警察告别后,我开车载着夫妻二人回家。

 

 

于弘逸躺在后座,陈艺瑶则坐在副驾驶。

 

 

“今晚,谢谢你救了我,还帮我找到了弘逸。”陈艺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还带着一丝美丽的笑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你们是我的房客,也算是朋友了,千万不要这么客气。”我说道。

 

 

陈艺瑶笑了笑,温柔的问道:“对了,你背上的伤势怎么样了,我看被那几个混混打的不轻吧。”

 

 

即便她不提,我也能时刻感觉到背部像火上浇油的痛楚。

 

 

不过我还是强颜欢笑说没事。

 

 

“要送你去医院吗?”

 

 

“不用不用,没什么事的。”我马上说道。

 

 

回到小区,我和陈艺瑶一起扶着于弘逸进电梯。

 

 

不过因为要用力,牵动了我背上的伤,疼的倒吸一口凉气,额头又冒出了冷汗。

 

 

看我的样子,陈艺瑶很过意不去,说明天送我去医院看看。

 

 

“皮外伤而已,不要紧的,我家里有药酒,对跌打损伤很管用,我擦一下过几天就好了。”我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陈艺瑶才稍微安心。

 

 

上了楼,我和陈艺瑶一起将于弘逸抬上床,确定没什么事后才回到自己家。

 

 

我家和陈艺瑶住的房子就在对门,离得很近,两步就到家了。

 

 

我在客厅把衣服脱了下来,对着镜子努力查看后背的伤势。

 

 

发现后背好几处淤紫,甚至有一处皮开肉绽,鲜血模糊,看上去还挺吓人的。

 

 

不过因为我穿的黑色背心,所以陈艺瑶并没有看出来。

 

 

由于伤在后背,当我拿出药酒之后,发现给自己擦拭药酒也成为一个难题。

 

 

就在我为之苦恼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房东,是我,请开一下门。”于此同时,外面传来陈艺瑶温柔动听的声音。 

 文学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陈艺瑶又来找我。

 

 

我赶紧把背心重新穿上,以免被陈艺瑶发现我的伤势,然后才去开门。

 

 

陈艺瑶已经换了一套居家装,不过看上去依旧很美。

 

 

那胸前的饱满将衣服撑起两团轮廓,令我不由想到她被混混们欺负时露出的春光,一时间小腹有些发热。

 

 

“陈老师,你怎么来了?今晚估计吓到了吧,应该休息才对。”我挪开目光,关切的说道。

 

 

陈艺瑶笑着晃了一下手里的衣服:“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顺便看看你的伤势。”

 

 

“我真的没事,谢谢你了。”

 

 

“不,我该谢谢你才对。”

 

 

陈艺瑶坚持进屋,把我的衣服放下之后,又说道:“能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吗?”

 

 

“这个……不用了吧。”我有些不好意思。

 

 

她又注意到了茶几上的药酒,说道:“你伤在背上,自己没法擦药酒吧,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擦,算是谢谢你了。”

 

 

在陈艺瑶的坚持下,我不得已,只能把背心重新脱下来。

 

 

当她看到我背上伤势的时候,面色骤变,满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是我把你害成了这样。”

 

 

“没事的,都是皮外伤。”我马上笑着说道。

 

 

“你坐过来。”她让我坐到她身边。

 

 

我一颗心开始砰砰直跳,很顺从的坐到她边上,距离她有七八公分左右。

 

 

但如此近的距离,便能闻到陈艺瑶身上淡然的幽香,令人心神沉醉。

 

 

她的眼神带着自责,伸出手,用那芊芊玉指在我手上的背上轻轻抚摸了一下。

 

 

我倒吸一口凉气,感受到刺痛。

 

 

陈艺瑶露出一丝慌乱之色,温柔的问道:“很疼吗?”

 

 

“还好,没关系的。”我连忙挤出一丝笑容。

 

 

“那我帮你擦药酒吧,你忍着点疼痛。”说着陈艺瑶拿起茶几上的药酒和棉签。

 

 

“那就麻烦你了。”我说道。

 

 

陈艺瑶让我背对着她,开始用药酒为我擦拭伤口。

 

 

每碰触一下,都让我疼的龇牙咧嘴,尤其是最严重的一处。

 

 

不过我没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居然会帮我擦拭药酒,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

 

 

我强忍着疼痛,接受陈艺瑶的帮助。

 

 

渐渐的,疼痛感消失,一股清凉接着是火热的感觉席卷而来,让我感觉到舒服不少。

 

 

不仅如此,我似乎还感受到陈艺瑶胸前的两团似乎有意无意的碰触在我后背上。

 

 

软软的,弹性十足。

 

 

或许陈艺瑶太过专注,并没注意到自身异样,但我却感觉到一团火在心底燃烧起来。

 

 

最关键的是通过我感受,明显能察觉到,陈艺瑶衣服里面是真空的,那种柔软丰满的触感,实在美妙。

 

 

就仿佛她在用胸为我按摩一般,让我身体不一会就有了强烈的反应。

 

 

终于药酒擦完了,陈艺瑶微笑道:“已经好了。”

 

 

当她胸部离开我的后背,我感到有点莫名的失落。

 

 

“谢谢你了。”

 

 

“客气了。”陈艺瑶微笑道:“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我老公还躺在床上,我回去看看他有没有吐。”

 

 

“好的。”

 

 

陈艺瑶转身离去,留给我一道婀娜多姿的背影。

 

 

那浑圆的翘臀在裙摆下变换各种形状,让我视线一直跟随着她,直至大门关上。

 

 

屋里就剩下我一个人。

 

 

我不由轻轻叹了口气,如果能够和陈艺瑶在一起,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于弘逸要请我去他们家吃饭。

 

 

他得知我昨天救陈艺瑶,并帮忙寻找他的事情,非常感谢。

 

 

说道:“房东,你昨晚帮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给我面子。艺瑶做了几个好菜,咱哥俩好好喝几杯。”

 

 

听说是陈艺瑶做的菜,我心动了,便答应下来。

 

 

想不到陈艺瑶厨艺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样样可口。

 

 

我和于弘逸边吃边喝,陈艺瑶坐在旁边,面带微笑,问我伤势怎么样。

 

 

“没事没事,就是点皮外伤,涂了药酒好多了。”我赶紧说道。

 

 

随即,夫妻二人又敬我酒。

 

 

饭桌不是很大,陈艺瑶就坐在我和于弘逸之间,她没喝酒,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

 

 

我和于弘逸都喝了不少,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厕所。

 

 

等于弘逸离开后,客厅就只剩下我和陈艺瑶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陈艺瑶身上。

 

 

她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身裙,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丰满的大长腿。

 

 

因为坐的比较近,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或许是酒劲上来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些冲动,一下子便有了反应,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性感。”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毕竟我们还不熟,充其量房东和房客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而且她老公今天还请我喝了酒。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再把事情告诉于弘逸,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陈艺瑶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愣了一下,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陈艺瑶挪开椅子就离开了,给我留下一道曼妙的背影。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陈艺瑶扶着于弘逸从厕所出来。

 

 

于弘逸吵着要继续喝酒,笑的也很开心,看样子陈艺瑶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的丈夫,让我心里完全松了口气。

 

 

不过陈艺瑶并没有多待,随即就回卧室去了。

 

 

我和于弘逸又喝了些酒,满脑子都是刚才摸陈艺瑶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感到惋惜。

 

 

陈艺瑶丝毫没有回应我的举动,起身离开说明拒绝的信号已经很明显了。

 

 

后来于弘逸醉倒了,我也回到自己家,洗了把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还想着刚才自己大胆的行为。

 

 

我琢磨着要不要给陈艺瑶发个短信道歉,然后才发现手机好像落在他们家了。

 

 

于是,我马上起身去她家。

 

 

在她家门口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陈艺瑶也没注意到。

 

 

我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让我感到十分诧异。

 

 

我本来想叫陈艺瑶的,听到这声音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申吟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我浑身一震,陈艺瑶在洗澡的时候安慰自己!

虽然我能理解陈艺瑶的行为,毕竟丈夫无法满足自己,只能偷偷在浴室自我安慰,但正好被我撞见,依旧让我觉得十分震撼。

 

 

即便不敢闯进去,但是听到那消魂的声音,还是令我一时间坚硬如铁,将裤子高高撑了起来。

 

 

浴室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水声。

 

 

陈艺瑶显然以为丈夫烂醉如泥,就不用担心被他听到了,却想不到便宜了我这个恰巧进来的房东。

 

 

我的身体火热,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裤子里,紧紧握住自己的反应。

 

 

而就在这时,随着陈艺瑶一声亢奋的叫声,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连手机也顾不得了找了,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携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陈艺瑶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屁股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陈艺瑶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雪白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丰乳肥臀,尤其是我手撑着地板上的角度,从下往上,看到的便是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然后那诱人的神秘地带,惊人的胯,平坦的小腹,两团雪白丰满如同两座山峦,尤为挺拔高耸,其上粉红的晕色有两颗殷桃点缀其上,因为跑得太快,一时还在微微晃动着,实在美不胜收,颇为壮观。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陈艺瑶的身体。

 

 

陈艺瑶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激动,更多的是忐忑。

 

 

激动的是我居然在陈艺瑶家欣赏到了她完美诱人的身体。

 

 

而忐忑的则是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因此我没有选择离开,而是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打开了客厅的灯,想着等她出来向他解释清楚。

 

 

我的目光下意识的扫过整个客厅,然后就看到了放在茶几上我的手机。

 

 

估计是吃饭前,我无意间放到茶几上的,因为喝了不少酒,便忘了拿。

 

 

我心里忐忑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屁股到现在还疼,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忍不住又搓了搓脸,让酒意更清醒一些。

 

 

至于桌上的手机,我还没拿,因为待会要解释一下。

 

 

等了好一会,陈艺瑶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陈老师,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陈艺瑶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知道陈艺瑶在浴室洗澡就不是刚来的事了,我的话显然穿帮了。

 

 

听到我的话,陈艺瑶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看到她睡衣鼓囊囊的,在微微起伏着,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裤子一下子又撑了起来。

 

 

陈艺瑶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尴尬的问道;“你……你手机在哪?”

 

 

“就在茶几上,我刚才看到了。”我说着便走到茶几边,将自己的手机拿了起来。

 

 

“嗯,找到就好。”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陈艺瑶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卧室,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陈艺瑶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又过了十分钟,她才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睡觉。

 

 

我也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陈艺瑶雪白诱人的身体。

>>>>本文《极品逍遥房东》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