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精选神书—《总裁难挡:霸气小妻不好惹》完本试读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512 发布时间:2019-07-11 17:22:23 发布评论

 第9章 另一只袖扣

我跟着他上楼,其实他想多了,谁会跟他一张床。

他长的再帅再有钱,我也没忘了我的目的。

再说,我也不是花痴。

不过,让他误会我对他垂涎,其实也不错,掩盖了我的真实目的。

他住在我隔壁的客房,我站在门口笑容可掬地对他说:“其实我应该跟你说那句话才对,你瞧我的门都被你掀了,你晚上别上厕所摸到我的房间来。”

他连眼风都懒得给我,就转身进了客房。

我刚才又留意了一下他的袖子,有一边卷起的,一边没有,所以我只看到了一枚袖扣,跟我的那枚很像很像。

我回到房间把袖扣找出来努力回忆刚才在桑旗的袖口看到了那枚袖扣,两者对比了一下。

因为没放在一起比,我不能断定是一对。

翻来覆去睡不着,我从窗帘后面看窗外,那个姚小姐在外面转悠了半天没敢进来也没敢砸门。

她怕惹恼了桑旗直接甩了她。

她还不算笨到家。

后来她就走了。

我还是睡不着,过了十二点,我估摸着桑旗应该睡着了,于是偷偷摸到他的房间。

他没反锁门,而我又有所有房间的钥匙,

住进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收集了所有房间的钥匙,虽然当时没想到有什么用,但是总能派上用场。

比如今晚,我就可以溜进一个对我来说还算陌生男人的房间。

我蹑手蹑脚,做起这种事情却是熟门熟路。

有一次我跟警方合作调查一个案子,也是半夜溜进嫌疑人的房间找线索。

在这个方面,我的胆子奇大。

他的衣服是挂在衣架上的。

我有个习惯,住在一个新的地方,便会将这里所有的设施和家具的摆放位置都熟悉一下。

所以很快就找到了衣架,并且借着窗外的月光摸到了他的丝质衬衣。

质地很好,滑不溜丢的。

我摸到了衣袖,一个硬硬的东西硌到了手,这是一个袖扣。

我急忙去摸另外一只袖子,软软的,什么都没有。

那个袖子没有袖扣!

我一阵兴奋,心脏快要从嘴里蹦出来了,但是手却不停,我打算把另外一只袖扣给拽下来,拿回房间慢慢比对。

然而,忽然房间里灯光大亮。

让习惯了黑暗的我一时间睁不开眼。

索性我就用手挡着眼睛转身往门口走,却撞到了一个人的胸口。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

桑旗光着上半身,身材特别健硕,胸肌像两只方形的大面包。

我讪笑着抬头:“这么巧?”

他脸色阴沉:“我以为你会摸到我的床上去,但是没想到你摸我的衬衣。”

“我有特殊爱好。”我胡扯八道打算混过去,正待溜走却被他提住衣领。

“深更半夜为什么摸我的衬衣?”

我舔舔唇,索性仰头看着他。

不是他装傻就是我太傻,如果那个人真的是他,他会认不出我是谁?

但是,他要装作不认得我,我也不揭穿他。

我微笑:“我缺钱花,家里难得来一个有钱人,所以想借点钱。”

“我可以报警。”

“这是我的住处。”我分析厉害给他听:“如果报警了,警方肯定得问你为什么会住在我这里,这又是一笔烂账,万一被你的姚小姐知道了,天下就大乱了。”

他平静地注视着我,我在他的眼神中居然有点乱了阵脚。

我很少在一个男人的目光中自乱阵脚的。

而且他此刻的目光不算太犀利。

他松开攥着我的胳膊的手,将衬衣从我的手里拿走。

“滚。”他言简意赅。

我当然领命而去,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跑进我没有门板的房间里,盘腿坐在床上,心脏激动地砰砰跳。

打开床头柜上的白晃晃的台灯,我慢慢摊开手掌,里面躺着一枚精美的袖扣。

刚才他拽走我手里的衬衣的时候,我用力握紧了袖扣,然后就拽了下来。

从枕头底下翻出另一颗袖扣,然后将两枚袖扣放在一起,把台灯拉低。

精致的袖扣在灯光下发出璀璨的光。

我心脏狂跳,然后又是死一般的寂静。

不论是颜色,款式,都一模一样。

甚至是上面镶嵌的小碎钻,我数了数都是9颗。

这是一对袖扣。

其中的一枚,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丢在了总统套房里。

原来,何聪将我送到了桑旗的床上。

但是,我想不明白。

桑旗这样的身份,还需要这种方式要女人么?

他只要说一声,多少女人趋之若鹜,实在不需要这种龌龊的方法。

而且刚才,他看我的眼神很是鄙夷,完全不拿正眼瞧我。

我觉得我美的不行不行的,但是人家见多识广阅人无数,估计也没觉得我美到哪里去。

证据我是有了,但是逻辑却对不上。

我将袖扣藏在了我觉得没人找到的地方,然后继续爬上床睡觉。

我琢磨了一个晚上,都没搞得明白。

但是总不能去问他:“你是不是那天晚上睡了我的人?”

就算是他,他既然认出我不承认,就说明不想承认。

我问也问不出来什么的。

我从来不会花时间在没用的事情上,所以我打算不动声色,先打入敌人内部再说。

我又是后半夜才睡着,早上醒来脸上两个浓黑的黑眼圈。

我去楼下餐厅吃饭,桑旗已经坐在餐桌边吃早餐了。

我坐在他对面,顺手拿起一片面包塞进嘴里:“早啊,桑总。”

我留意到他的衬衣袖子是卷起来的。

也对,两只袖子都没了袖扣,不卷起来怎么穿。

他没理我,慢条斯理地喝粥。

一碗粥给他喝的颇有美感。

我睡眠不足但是胃口超好,他喝了一碗粥的时间我已经喝了两碗粥再加一块三明治还有一大盘火腿蛋。

他吃完出门,我也跟着他。

他的车停在门口,小何的车一如既往地也停在门口。

他见我弯腰钻进车里,忽然站住了,看我一眼。

“我对一个失业的记者住豪宅坐豪车真的有点好奇。”

我看着他,他的戏很足,居然让我看不出一点做戏的痕迹。

我弯腰坐进车里,紧跟着他的车。

当车刚开出一个路口,我从倒后镜里看到了一辆车。

开车的是那个姚小姐,因为她跟着我很紧,所以连她的妆化的很浓我都看出来了。

不会是她昨晚没回去,在别墅门口盯了一夜?

 文学

第10章 弄走她,就给你职位
为了嫁进豪门,她还真是拼,我忽然对她刮目相看。

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目标,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付出了努力,都值得尊重,只要不是偷鸡摸狗。

我一路跟着桑旗到了大禹集团,而姚小姐一路跟着我。

我路上顺便百度了一下姚小姐,她全名叫姚可意,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小明星,偶尔拍一点广告,演一演女三女四这样的角色。

百度百科上,她还不算是桑旗的正牌女友,只是说最近桑旗的身边固定的女伴是她。

怪不得她如此激进,好容易得到的机会当然要抓紧。

我跟着桑旗走进大厅,正要跟着迈进电梯,一个保安拦住了我:“这是总裁电梯,小姐,你走那边。”

我看了看边上那部,门口挤满了人。

看情况,我就是等上三拨都不一定能挤得进去。

我指着天花板:“看,飞碟。”

保安居然抬头去看了,我趁机溜进了电梯里,然后按了关门键。

他两手背后,眼睛看着电梯上方跳动的数字,目不斜视。

“你们记者都是靠这种方法生存的?”

“嘿。”我揉揉鼻子:“特殊情况特殊方法。”

“你想要什么职位?”他居然主动询问我。

我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你的秘书室的部长。”

他的唇角终于升起一个愠怒的笑容。

他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被我气的要疯掉却反而会笑,尽管他笑的挺阴森的。

“你还真有这个脸开口。”

“你秘书室的部长不是出国了么?现在又找不到合适的,你既然投诉过我应该很了解我,我是我们杂志社里最拼命最厉害的记者,秘书可以胜任。”

“你事先倒是做足了功课。”电梯到了他要到的楼层,他迈步走了出去。

我仍然跟着他,步步紧逼:“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反正你也要找人,何不试试我?我很好用。”

他推开一个办公室的门,我往里面看了一眼,看那奢华的装修就猜到应该是他的办公室。

我抵住门,防止他把我关在门外:“怎样?”

“我可以从秘书科提拔人上来做部长。”他垂眸看了看我抵住门的脚。

“如果那些人能扶得起来的话,你还会四处招人么?”

他的脚忽然伸到我的脚边,稍微用了点力气就将我的脚踢到了一边。

我颤了颤差点摔倒,这时上次那个拦住我的秘书跑来汇报:“桑总,姚小姐在楼下大厅里闹,说一定要见您。”

桑旗正要推门进去,听到秘书的话反而停下来了。

他扭头看我:“如果你能摆平她,秘书室的职位随你挑。”

我收回抵住门的脚,抱着被他踢痛的脚乱跳。

他走进了办公室,摔上了门。

吓得那个秘书脑袋一缩:“今天桑总这么生气?”

我下了楼,姚可意还在楼下跳脚,她指着保安的鼻子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挡着我不让我上去,你们这些看门狗!”

我皱了皱眉头,姚可意在某些方面真不算聪明。

在大禹集团的楼下叫嚣,就算桑旗有心让她做女朋友,现在也会好好考虑一下。

做公众人物的女朋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识大体。

很显然姚可意这方面差了点。

我走过去:“姚小姐,我们去喝杯茶。”

她冷冷地瞥我:“狐狸精,你用什么身份跟我讲话?”

“桑总的秘书。”

她愣了下,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不是记者么?怎么变成了秘书?”

“我本来就是桑总的秘书,备用秘书。”我笑的她晕头转向,趁机走过去挽住了她的手:“姚小姐,您早上还没吃早饭吧,我陪你去吃点东西。”

“用不着。”她把我的手甩掉。

“是桑总交待的,您不吃早餐,他很忧虑。”

估计我表演的很诚恳,姚可意居然信了。

她将信将疑地跟我去大禹边上的大厦楼下的早餐店吃早餐。

我给她点了一份全餐,顺便也给自己点了一份。

她对我仍有敌意:“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桑旗在你那里。”

“但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往嘴里填了一大块鸡蛋。

“谁信你?狐狸精。”

“你不信也得信,如果你不信那就等于跟桑总传递了一个信息,你打算被甩。”

我是很有诚意地跟她说这句话的,但是她立刻就跳起来了:“你说什么,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果然和桑旗有一腿。”

大早上的,早餐店里熙熙攘攘,她不要脸我还要脸。

我按住她:“你听不听得懂人话?你再继续闹下去,你觉得桑旗会不会甩了你?”

她睁大眼睛看我,气呼呼的,忽然冒出一句差点雷翻我:“他还没睡过我。”

我寻思了一下,才把她这句话的逻辑给捋清楚。

她的意思是,桑旗还没睡过她,所以暂时就不会甩了她。

我压不住的笑意:“为什么他一定要睡你?如果一个男人跟你交往的前一个星期没打算睡你,那以后想要睡你的可能性就更小。”

她看着我,脸色变白了。

“不会吧!”她战战兢兢:“我的身材很好的。”

老王卖瓜也不必在我面前卖,她身材再好对我来说也是左手握右手。

“不是说,男人睡了一个女人之后,才会对她慢慢失去兴趣么?”

“可是,他连睡你的兴趣都没有啊!”

她的脸乍红转白,最后恼羞成怒,将叉子扔在我面前:“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让我知难而退是不是?你这个狐狸精!”

总是骂人又解决不了问题。

我如今落的如此田地,也没骂过一句街。

“不行,我要上去找桑旗!”她跳下高脚凳就要往外走:“昨天之前他也没有把我拒之门外不见我的!”

我拉住她:“大禹保安众多,你觉得你能以一敌十一直冲到十六层的桑旗的办公室?而且,你不怕他越来越讨厌你?”

她不说话了,哭丧着脸看我:“怎么办?”

空有一张整容脸,一点脑子都没有。

“你先回去,乖乖地别闹。”

“你想哄我走,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她咬着牙。

>>>>本文《总裁难挡:霸气小妻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