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黎落落晋绍承】惹爱成婚:总裁娇妻别想逃结局版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3895 发布时间:2019-06-12 17:01:07 发布评论

 第9章 为你开荤而高兴

***

另一边,顺利逃离刚才那种局面的黎落落,坐在一辆别克车的副驾驶座上沉默地看着车窗外倒退的景色。

陆庭裕侧目看了她一眼,主动打破了车内的沉寂:“梨子,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了吗?我妹妹昨天还特别期待你过去,结果你放她鸽子了。”

女孩抿着小嘴愧疚地低下脑袋,“我……我昨天临时有点事情,去不了,后来有亲自打电话跟她说。我现在跟黎家还有穆淮旭,已经没有关系了。”

“你现在搬出黎家了吧?这么快找到合适的住处了?”

黎落落愣了愣,嘴边掠过一抹自嘲的弧度,“嗯,找到了,谢谢关心。”

她现在的处境,更像是被包养吧?

“你和那个男人,真的分手了?”

“嗯。”

黎落落点点头,似乎不愿意多讲,陆庭裕也不好追问太多,车内的氛围再次安静下来。

直到车在一处红灯路口停下,女孩这才厚着脸皮,缓缓开口道:“庭裕哥,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明天就还给你!”

陆庭裕轻挑眉,爽快地答应下来,“当然可以,你想要多少?我转给你吧。”

“我想要现金,一百块就可以了。”

总不可能让陆庭裕送她回克林区的别墅吧?所以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好,毕竟她下午还有个面试要参加,得换身衣服和带上自己的备用手机!

“嗯,好。”

很快,陆庭裕从皮夹里拿出现金,怕女孩一百块不够用,还特地多塞了几百块在她手里,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住不容易,都收着吧,我不需要你那么快就还给我。”

黎落落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将多余的钱放回去,“不,不用了,庭裕哥,真的一百块就可以了!你把我放在前面的路口吧,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听到最后那句话,陆庭裕不悦地蹙起眉头,“可是你左手受伤了,需要到医院看一下。”

“不用啦,只是暂时有点红而已,很快就消肿啦!你看我的手还能活动,只是皮外伤而已!”

见拗不过女孩,陆庭裕只好按照她的要求,将车停在不远处的路口让她下车。

告别男人后,黎落落见他的车驶离了,这才重新打了辆车往克林区那边赶。

……

另一边,锦时集团的会议室内。

在一声“散会”后,矜贵高雅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助理紧随其后,认真地汇报接下来的行程:“晋总,下午需要去到西郊那边的工厂监督进展,晚上还有场晚宴。”

“晚宴推了。”

“这……好的。”

很快,来到总裁办公室前,助理推开门,恭敬地退到一旁。

晋绍承低头看向手腕上的表,冷冷丢下一句:“你去忙别的吧,有什么吩咐我再找你。”

“好的。”

助理离开后,男人前脚刚踏入办公室,一阵熟悉磁性的男声随之响起:“晋总,听说你上午摆平困境了?”

晋绍承一记冷眼扫了过去,看到好友秦瀚惬意地靠在沙发上,“你什么时候来的?”

秦瀚轻抿一口手中的茶杯,不紧不慢道:“就刚刚啊。话说,你最后找了哪个女人去堵住你家人的嘴?”

这句话刚落下,晋绍承直接冲上去拽起他的衣领质问道:“昨晚我喝那么多酒后准备回去,为什么不拦住我?”

秦瀚讪讪一笑,“晋总,你这脾气,我们兄弟几个怎么敢拦你?而且你喝醉酒后也是一副理智得不行的样子,我们根本不用担心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啧!”

晋绍承烦躁地松开他的衣领,在一旁的沙发坐下。

虽说昨天他及时找到黎落落签了合约,但过后这种婚姻大事由不得自己做主的悲哀和无力感,让他愈发地烦躁,最后才喝了个烂醉回到克林区那边的住处,而黎落落无疑成为他发泄怒意的无辜对象。

见他紧拧眉头,秦瀚微挑剑眉,好奇地凑了过去,“昨晚该不会真发生什么事情了吧?难不成你就是因为昨晚喝醉的契机,才找到合适的女人?”

说到最后,秦瀚莫名兴奋起来,激动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你真开荤我们会为你高兴的!那个姓温的女人可不值得咱晋总为她守身如玉。”

晋绍承的神色瞬间阴沉到了极致,秦瀚笑容微僵,无形中感觉到一阵渗人的寒意,当即识相地站起身来,“我想起还要回公司开会,先走了!下次约!”

很快,总裁办公室内回到原有的沉寂。

晋绍承略带疲倦地揉了揉眉心,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旁坐下,抬眼便见叶舟去医院给他带来涂伤口的药膏,脑海中不自觉浮现起一张清丽的小脸。

那个女人被误伤的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

傍晚时刻。

回到克林区某栋别墅的黎落落,一进门便有三位女佣笑脸相迎。

“太太,马上就可以吃晚餐了,您先到客厅坐会儿。以后我会负责您的生活起居,您可以尽管吩咐我!叫我小陈就可以了!”

面对热情的女佣,黎落落丝毫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突然多了这么多女佣,晋绍承这是要在这边常住了吗?

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要跟那样一个阴晴不定的男人生活,黎落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里默默安慰自己想多了。

“叮~~”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短信的提示音。

黎落落缓过神,下意识掏出手机点开短信,一则面试通过的短信呈现在她的眼前,上面还有通知她明天去上班的内容。

女孩难掩欣喜的神色,握着老款式的按键手机懒散地伸了伸懒腰,“啊!终于找到工作了!”

虽说只是个小职位,但对她这种毫无背景的大学生来说,能在一家发展不错的商贸公司得到一份工作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收到这个好消息后,黎落落靠在沙发上渐渐合上双眼,精神和心情完全放松下来,倦意也随之袭来……

待到夜幕降临,一道颀长的身影也回到了住处。

女佣在玄关处摆上室内鞋,恭敬地询问道:“少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请问要开始用餐了吗?”

 文学

第10章 男人别扭的关心
晋绍承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鞋架,剑眉微蹙,“黎小姐回来了么?”

“您是说太太么?她回来后就一直待在客厅了,也还没用餐。”

得到回答,男人的神色这才有所缓和,“嗯,那就准备用餐吧。”

“好的。”

女佣退下后,晋绍承独自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前脚刚踏进去,一道蜷缩在沙发上的纤瘦身影随即落入他的视线。

晋绍承神色微怔,不自觉放轻脚步走了过去,女孩恬静的睡颜也愈发地清晰起来。

见她真的睡着了,男人无奈地去到旁边的沙发坐下,眼角的余光瞥见她放在身侧布着淤青的左手背,冰冷的神色霎时蒙上一层阴郁的黑雾。

这蠢女人手上的伤还真没做什么处理!

“少爷、太太,可以用餐了。”

女佣突兀的喊声在客厅门口处幽幽响起,熟睡中的黎落落瞬间清醒过来,猛地坐起身戒备地望向四周,好似一种多年来被突然惊醒时的习惯。

随后,女孩这才反应过来,松口气的同时瞥见旁边沙发上的身影,顿时惊呼出声:“晋,晋总!”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晋绍承不悦地眯起狭长的凤眸,冷冷地从嘴里挤出一句:“黎落落,你是蠢货么?”

“哈?”

女孩一脸懵逼,丝毫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这尊大佛。

晋绍承不耐地将随手带回来的一袋药扔到她面前,直接站起身往客厅门口走去,头也不回道:“把药膏涂到左手背上,然后到饭厅吃饭,我可不想你落下什么后遗症追究我们晋家。还有,你落在我车上的手提包就挂在玄关的墙上,自己去拿。”

黎落落愣了愣,从那个袋子里拿出一瓶涂抹损伤的药膏,眉目间泛起惊异的神色。

他这是在关心她么?虽说晋绍承说话的方式和态度让人不敢恭维,但这应该不像是他平时的性格能做出的事情吧?

……

晚餐过后,黎落落率先回到楼上卧室,重新给自己的手背涂上一层冰凉的药膏。

刚才用餐的时候,因为静得诡异的氛围,再加上男人身上自带的压迫感,她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惹到晋绍承不悦,最后她匆匆吃了几口饭就跑回楼上卧室了。

随后,女孩检查了一下今天落在晋绍承车上的手提包,微弯起唇角默默松了口气,“还好东西都在!终于可以把老古董收起来了!”

黎落落掏出那部按键手机,正准备将它关机,一通来电突然打了进来,上面清晰地显示:‘穆淮旭’三个字。

她呼吸一窒,想也没想便按下挂断键,随后又利索地关机,将它重新塞回自己的行李箱里。

这个号码是她和穆淮旭以前秘密交往时,为了避免其他人发现,男人特地买了情侣号码卡和她一起用,并约定好以后都用这个号码联系,里面至今还保存着他们交往时互发的短信内容以及通话次数。

如果不是今天不得已拿出它作为备用手机去面试,她可能不会特地找出来,更不会开机。

想到这里,黎落落眼眶一热,拿起放在一旁换洗的衣服快步走进浴室。

绝对,不能想起那个男人的温柔和深情!也绝对不能动摇自己坚决和他们划清界限的决心!

……

过了一会儿,泡了个热水澡的黎落落,受到那通来电影响的沮丧情绪也随之抛之脑后。

“吱~”

推开浴室门,女孩哼着小曲走了出来,无意间抬眼看见一道熟悉颀长的身影坐在自己的床上,瞬间吓得失声。

晋绍承的上衣刚拉起来,就察觉到身后安静得异常,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女孩愕然地站在原地。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你,你怎么在……”

话还没说完,黎落落瞥见他肋骨一侧布着明显的淤青和红肿,不由得止住余下的疑问,主动走过去道:“你是不是不太方便给自己抹药?我帮你吧。”

话毕,还未等晋绍承有所回应,黎落落便去到他面前,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药棉和药膏,熟练地给他受伤的部位上药。

晋绍承默认了她的举动,心里不由得升腾起一丝异样微妙的感觉,难得愿意安静地坐在原位任人摆布。

女孩纤瘦的身子就在他面前,刚沐浴完身上还残留着沐浴露的清香,让人不禁有想要拥入怀的冲动。

黎落落则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他身上的伤,严肃地蹙着秀眉,小心翼翼地用棉签沾上药膏,尽可能轻地擦过他的伤。

虽说男人比女人皮糙肉厚,但这样的淤青和红肿都能在晋绍承的身上出现,说明老爷子下手真不是一般的重。

想到这里,黎落落不由得抬眼瞥向男人俊美的侧脸,弱弱唤了一声:“晋,晋总?”

晋绍承回过神,语气回到原来的漠然,“说。”

该死,他刚才都在想些什么?他怎么可能真的对这个女人有别样的感觉?!

女孩收起棉签,琢磨着道出一句:“你……要不要去医院拍个片检查一下比较好?”

晋绍承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伤,见她涂得差不多了,这才重新放下上衣,俊逸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神色,“不需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在部队待过几年,所以一般下手都会这样,从来不会因为对方是谁而放轻力道,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黎落落愣了愣,忍不住多嘴:“你经常被打吗?”

“这是他第二次打我。”

丢下这句话后,晋绍承缓缓站起身,去到卧室的落地窗前拉上窗帘,随后重新回到刚才的位置,脱下室内鞋就躺床上去。

黎落落见状,随即识相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身就要往房门的方向走去。

“晋总,那……我不打扰你了,晚安。”

既然他要睡这个房间,那就让他睡好了!反正这么大的房子又不是只有这间卧室。

还未等她去到房门口,就听身后传来男人冰冷的命令语气:“黎落落,回来,睡觉。”

>>>>本文《惹爱成婚:总裁娇妻别想逃》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