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啊好疼好涨别别进来,宝贝舒服么尺寸还满意么,男人低吼宝贝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4293 发布时间:2019-05-24 14:22:29 发布评论

 第三章 男女间的挑衅

她叫韩小花,是隔壁村书记的女儿,前些天媒人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我已经明确的表示过不同意了,但她仍然还是三天两头往我家里跑。
 
我知道她是看上我了,可我心里只有钟婷。
 
但是,我的父母很喜欢小花,拿她当闺女般看待,只要我一回家,他们就会在我耳边说着小花怎么好,怎么懂事……我一听就烦,却又不敢忤逆父母的意思,只好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吧!
 
小花的父亲是村书记,可我却知道她父亲不是什么好人,贪污了村里的款项,而且还风流成性,像他这种人,早晚有一天会被抓的。
 
“刚子,你看天都黑了,山路又不好走,就让小花在家里住一晚上吧。”我妈在厨房忙活,回头喊了一句。
 
我还没说什么,小花就说道:“姨,那我去收拾一下。”
 
看来她是铁了心要靠上我了,看着我一转身跑回屋里,我也只能无奈摇头,转身对着我妈说道:“妈,你知道我不喜欢她的。”
 
“我找人给你们算过了,你和她是老天注定的缘分,将来一定能生个大胖小子。”我妈说道,全然不理解我的感受。
 
我也知道父母都是为了我好,他们也希望早点抱孙子,为了供我上大学他们吃了不少苦,我心里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想让他们为难。
 
可是,家里一共就三间房子,一间父母居住,还有一间是客厅,小花要是留下来,住哪里?不用想也知道要和我住到一间屋子了。
 
吃了饭后,我想回诊所去住,一出门才发现大门上了锁。
 
无奈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小花已经躺在床上,虽然闭上眼,我很清楚她根本没有睡着。夏天的风都是热的,只有床头的一台小风扇能带来丝丝凉意。
 
好吧!反正是出不去了,将就睡一晚吧。
 
躺在床上,我心里还在想着小婷,忽然,小花一个翻身向我贴来,白花花的大腿就将在我身上。与此同时,她的一只胳膊也来到我胸前,只是一直没有睁开眼。
 
我伸手将她的胳膊推到一边,又轻轻的将她的腿拿下,随后翻了一个身,蜷缩着腿侧身而睡。
 
然而,仅仅过了不到两分钟,小花又一次靠了上来,侧身抱着我,胸前两片软肉紧贴我的后背,下半身也向我顶来,一只手还搭在我的肚子上。
 
要知道,这可是夏天,我只穿了一条大裤衩子,她穿的也不多,三点式外套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睡衣,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贴的我是如此之近,还主动拉过我的手,想要我面对她。
 
鬼使神差般的,我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她,细看之下才发现她也算是秀气,长长的睫毛微动,像是告诉我她在等待我进一步的动作。当她主动靠近我时,我就有了反应,只是在强压欲望而已。
 
她将身体向后让了一让,并将我的手拉至她胸前。
 
“艹,这是赤果果的勾引……”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精虫上脑的按下手掌,感觉那份柔弱。
 
随着我手掌用力,她的呼吸开始变的急促,我仿佛是在报复一样将她放平,两只手掌都移了过去。
 
忽然,我睁开了眼,红着脸来看我,双手交叉抱在脖后,快速抬起头来,在双唇靠近的一刹那,一道香滑的俏舌就钻进我的嘴里,贪婪的摄取着,越来越疯狂。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如果还能克制的话,我就不是男人了。
 
我一只手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滑向她的腹部,一点点褪掉她最一道遮羞布。
 
她没有阻止,反而正加火热的迎合着我,同时将我的大裤衩脱掉。第四章 医治狗子
当我的手指摸到她腿间时,她仰头发出一声娇喘,随后说道:“我愿意做你的女人,你想怎样都可以……”
 
不等她说完,我的嘴唇在次迎上,这一刻,我仿佛成了白痴,心里全无其他想法,只知道要将她占有。
 
而小花,也早已春心荡漾,我还没有进入,竹席湿了一片,双腿盘在我腰间,等待我的深入。
 
至此,我在无顾忌,轻轻咬着她的耳垂,一点点的向她的体内进攻。
 
“刚子,疼……”小花虚声说道,一伸手就挡腿间,阻止我进一步深入,但当她睁眼来看我时,又慢慢的收回手。
 
见此我只也好放慢动作,试探性的做了一下尝试,当她感觉稍好一些后,我才再次探下身体。
 
两分钟之后,我们的结合处已是一片泥泞,小花也变的愈加疯狂,一个翻身来到我上面,胸前两片白花花被我尽收眼底,而她只顾着动作,眼神迷离,任由胸前上下跳动。
 
一阵疯狂后,她平躺下来,粗重的呼吸声持续很少时间才渐渐平息。
 
对于她,我没有一点感情,有的只是人类的本能,一结束便侧过身去不看她,直到困意袭来才慢慢闭上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鼾声吵醒,我睡眼惺忪的回头,发现小花双腿大大的分开,一条腿翘在我身上,隐秘部分暴露在外。还有就是,她的嘴边流着口水,嘴巴张开呼吸,看上去很是怪异。
 
不知为何,看着如此的她,我竟然毫无性趣,甚至有些后悔先前的举动。
 
“这种人,我怎么可能会去娶她呢!”我摇了摇头在心中嘀咕道,如小婷相比,她一万个也比不了。
 
天刚蒙蒙亮,我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应该是父亲早起下地。
 
我随后也穿衣起床,拿过纸笔写下一张便条贴在床头,明确的告诉小花,我们之间不可能,希望她以后不要在来我家了。
 
趁着天色尚早,我骑着我那辆三蹦子去了县城,一方面是为了诊所进货,另一个原因是我想去城里看看小婷。昨天她没有来,想来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
 
山里的路并不好走,只有一条石子土路,很是颠簸,反正时间还早,我也没有开的太快,直到太阳高高升起,我才翻越山头,看到山下被阳光覆盖的县城。
 
忽然,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入耳中,像是有人在喊救命。
 
停下车来,我看向四周,寻找着声音所在,转过一块巨石,我才发现一道身影靠着石头而坐。
 
“狗子哥,你这是怎么了?”我快步上前问道。
 
这是我们的村子的狗子,小时候就调皮捣蛋,今天偷鸡,明天摸羊,让村民们很反感。后来长大了更不得了,还把学校的学生挨个敲诈了一遍,不拿钱就堵在学校不给回家,甚至还会打人。
 
我大学回村后,才知道他混成了三乡五里一霸,出入拘留所如家常便饭,谁也不敢惹。他虽然没结婚,女人可没少玩,我亲眼看到他一次带着两个女人回家,在家里住了好几天才各自离开。
 
“刚子,救我。”狗子虚弱的说道,艰难的抬手指我,想要我扶他起来。
 
“狗子哥,你不要乱动,你哪里不舒服?”我问道。
 
“脖子,不能动了……脚脖子也疼。”狗子一说话就咧嘴,显然是很疼。
 
我轻轻的将他扶起,一番检查之后才发现他的伤是被人打的,衣领后面还残留了红砖的碎片,应该是被人拿红砖砸在脖子上了。
 
“应该是脊椎半脱位,你忍一下,我先忙你正骨。”我回道,还好我在学校的时候和一位老中药学过正骨,狗子的这种情况并不算严重。
 
狗子冲着我眨了一下眼,我才慢慢伸手到他脖子后面,先是轻轻揉捏,同时和他聊起事情的经过,趁他分心之时,我快速下手,猛然抓住他的头发向后一掰,只有‘咔’的一声,紧接着就传来狗子的高声痛呼。

>>>>本文《村医实录》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