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RSS欢迎来到UFO爱好者!本网搜集 UFO 外星人 鬼故事 麦田怪圈 探索发现 UFO事件 UFO图片 UFO视频 USO等相关信息

【大结局】——《救尸主》——全文在线阅读

编辑:ufo爱好者 来源:ufo爱好者 浏览:4701 发布时间:2019-05-23 13:56:40 发布评论

 

第五章 童年噩梦

  大哥的事情是十里八村一度最大的新闻,但是随着大哥今年不会再进十二道鬼窟,并且有那奇怪的只捞活人不捞死人的规矩,加上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多溺亡的人,所以事情的热度很快就消了下来。不得不说,因为大哥的声名鹊起,我也成了名人,以前别人都认为我是村里的大学生村官,现在我却多了一个标签,那就是孙仲谋的弟弟。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的戏剧化,当年送大哥出去是无奈之举,虽然是把他送出去,其实我妈的本意是不让他吃苦,同时也让家里能负担起我,结果他却在被过继出去之后经历了坎坷,也许就是他这些年的独特经历,才造就了他这一身的本事和性格。

  我有时候就想,假如当年被送出去的是我,那我跟大哥的命运会不会换一下,我成为一个大侠一样的人物?

  答案自然是未知数。

  那一次我拿了大哥十万块钱回来之后,大哥又送了五万块钱过来,加上平日里家里多少有点积蓄,我跟我妈商量了一下,就准备拿出来修一下房子。结果还没等开始动工呢,村子里就出事了。

  这件事跟陈石头一家有关,而这陈石头一家,是我在村子里最不愿意接触的人,这跟我的一件童年经历有关。

  事情还要从我父亲死后的第四年说起,我父亲死的时候我尚在我妈的腹中,所以那一年,我刚好三岁。

  我们村最穷的陈石头从外面捡了一个傻女人回来,女人长的就是一幅痴傻的相貌还整日的嘴巴里挂着口水非常丑陋,但是因为陈石头三十好几了还没有媳妇儿,他一方面是因为多年没有碰过女人,另一方面是为了传宗接代竟然把这个女人用铁链子锁着锁在家里当媳妇儿用。

  陈石头爹娘死的早家里很穷也早已过了结婚的年纪,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只是他还有个弟弟叫陈老根比他小两岁,也是年纪不小,知道哥哥找了这么一个女人之后他竟然趁着哥哥出去干活儿的时候摸进屋里也把这个女人给糟蹋了,反正傻子女人啥也不懂,给她一个窝窝头就想干嘛就干嘛。

  这件事儿很快就被陈石头给知道了,兄弟俩干了一架两败俱伤,后来俩人干脆一琢磨,按农历初几来算,单数就老大来,双数就归老二。就这么几年下来,傻子女人生了三个孩子全是男丁,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老大的还是老二的,但是总归也算一脉相承二人也没计较,就管老大叫爹,老二叫“达。”

  又过了两年,陈老根得病死了,按理说这是好事儿,再也没有人跟陈石头抢女人了,谁知道陈老根过了头七之后就闹个不消停,整日里给陈石头托梦说想女人了,说他在阳间享受了却不知道自己在下面孤苦伶仃的。

  陈石头被折磨的整天是没精打采的,后来他就想了一个办法,找了一个扎纸匠人给陈老根扎了几个女人烧了过去,烧了之后倒还真消停了几天,但是也就是几天之后这陈老根又托梦了,说你抱着真女人,就拿纸糊的糊弄兄弟我啊,这事儿这么办可不成。陈石头就问那你到底想咋地吧,陈老根倒是没客气,说你让女人下来陪我我就再也不烦你。

  没过多少天,一直都在家里锁着的那个傻女人锁链忽然挣断掉进河里淹死了,村里人就说这那锁链是栓狗的链子,有小孩儿手臂那么粗,傻女人肯定是挣不断,这是刚好厌烦了傻女人的陈石头为了应付陈老根故意把傻子女人给害了。不过这也只是怀疑,谁也没亲眼见,陈石头不承认,再说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捡来的傻子,死了也就死了。

  而我,好死不活的成了见傻子最后一面的人。

  我那天正一个人在河边钓虾,忽然听到河里有人哇哇大叫的我就跑过去看,一看是傻子在水里一浮一沉的眼看着是不会浮水要淹死了,刚好地上有个小树枝,我连忙抓起来递给傻子让她抓住我把她拉上来,可是傻子那么大人,我一个几岁的孩子怎么能拉上来呢?她一拉差点把我拉进水里,傻子在水里看了看我,对我笑了笑,之后松开树枝慢慢的沉了下去。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傻子为啥那时候对我笑,后来长大了我才明白她那是道谢呢,那笑容的意思就是孩子我不连累你了。就是这我总感觉那个傻子或许不是真的傻。

  我是傻子死的唯一的目击证人,也成了陈石头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一旦别人说他杀了傻子,他就会拉我出来说道:“小孩子嘴里说实话,叶子都说了,傻子是自己掉水里的。”

  其实那几天我因为看着一个人掉进水里淹死每天都吓的不行,都要钻进我妈怀里睡觉,但是后来的一件事情,几乎是我一生的梦魇,现在长大了还好一点,小时候我因为这个差点没有疯掉。

  那都是在傻子死之后的事情,傻子死之后尸体被捞出来,陈石头穷的根本就买不起棺材,找了一条破棉被就把傻子给包着埋了,埋的就是他弟弟陈老根的坟旁边,这也是村民们说他杀傻子的力证之一,但是陈石头的解释是他们是一家人自然是要埋在一起,当然,这是外话。

  陈老根死后托梦给陈石头是陈石头出来说的,大家谁也没见,但是傻子死后的怪事儿整个村子都见了。傻子女人在头七之后的那个早上,全身赤裸的趟在陈石头的家门口。这村民们都见了,对陈石头说道:“石头啊石头,这是傻子来找你寻仇索命来了,阳间的她虽然痴傻,不仅给你俩兄弟发泄还给你家生了三个孩子,你还杀了她,她这是来寻仇的啊!”

  陈石头虽然吓的不轻,但是依旧没有承认是自己杀的傻子。自己一个人扛着傻子去给埋了。谁知道这事儿没完,等二七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傻子依旧是那个位置躺着一动不动,陈石头早上发现之后沿街大骂:“我操你祖宗十八代的,我陈石头说了傻子不是我杀的就不是我杀的,谁要是对我有意见咱们当面对质,别背后里装神弄鬼的吓唬老子,老子是吓大的?!”

  这时候的陈石头跟疯狗一样,大家也都没去招惹他,但是背后里都议论,谁闲着没事儿了去把傻子的尸体挖出来吓唬他?要不是他杀的傻子,傻子干嘛死了还对他不依不饶?大家也还都说了,就算再把尸体埋了也没用,傻子这是有事儿呢,事儿不办完是肯定不会罢休的,至于是什么事儿,那定然是要杀人偿命了。

  果不其然,在陈石头把傻子的尸体再一次埋了之后的三七后,傻子的尸体再一次的出现在了陈石头的家门口,这都死了二十多天了又来回折腾,尸体早就发臭了,而且肚子鼓的很大,半个村子都弥漫着那恶心人的臭气味道。

  村民们问陈石头这一次咋不叫骂了,这时候情绪几乎崩溃的陈石头吓的嚎啕大哭道:“不是你们祸害我,我昨晚一宿没睡,我亲眼看着傻子自己走回来的啊!”

  听陈石头这么一说,再看地上的尸体,村民们也是吓的不轻,真到这时候其实谁也不想这尸体继续闹下去,不仅陈石头不得安宁,村子里的人都不敢走夜路了,就对陈石头说道:“石头,不管人是不是你杀的,傻子这么回来是有话要说,要不你找个先生去看看,隔壁村的王老太看这个就挺好,你去找她看看吧。”

  陈石头这一次也是听话,去隔壁村把王老太给叫了过来,王老太围着傻子的尸体转了一圈而,点了三根香,嘴巴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过一会儿她对陈石头说道:“傻子命苦,一辈子没人对她好过,就是死之前有人拉她一把,她借我的口想对那人说声谢谢。”

  那时候的我也在围观的人群当中,王老太一这么说大家马上都看向了我,把我都差点给吓哭了,特别是陈石头,一听王老太这么说,走到我面前就是几个响头,口里一直都说在说谢谢。

  王老太也就说了这么多就走了,围观的人也就散了,大家还都在议论说傻子也是有情有义,死之前有人拉一把还知道回来道谢,就是狗日的陈石头太狠心了。大家也都说我小小年纪就心肠好,长大肯定有好报。

  那时候正值酷暑,屋里晚上炎热难睡,我就每天都跟爷爷睡在院子里乘凉,那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忽然醒来感觉一阵热醒来,醒来一看就看到陈石头正在烧着一堆纸钱,我张嘴就道:“石头伯,你干啥呢?”

  转头一看,这不是傻子跟陈老根的坟吗?一看这个,我瞬间就吓的尿了一裤裆,甚至哭都哭不出来。

QQ截图20180723141337.jpg

第六章 傻子坟被刨

  “叶子你别怕,你就当救你石头伯这一回,以后石头伯天天给你买糖吃。你救过傻子,你在这傻子不会害我。”陈石头一边烧纸钱一边对我说道。

  这时候我终于哭了出来,陈石头上来就是一巴掌差点把我脑袋打掉,之后他拿出一把菜刀凶狠狠的道:“再哭一声我把你头砍下来,我活不成你也别活了!”

  可能是这一巴掌把我打晕了,也有可能是那把菜刀给我吓蒙了,我就感觉裤裆里一直在尿,直到尿不出来还控制不住尿意。

  而陈石头在烧完纸钱之后,拿出铁锹,竟然挖起了傻子的坟。

  我就这么魔怔的看着他,一直等他把傻子挖出来,拿着刀剖开了傻子的肚子,他从傻子的肚子里拿出来了一团肉装进一个坛子里。

  那时候的陈石头也在瑟瑟发抖,在拿出那团肉之后,他草草的把傻子掩埋了,之后抱着我疯了一样的逃回村儿,之后把我丢在我家院子之外。

  我从那种魔怔中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哭,撕心裂肺的哭声,听到我哭声的爷爷跟我妈起来把我抱了进去,我妈把我抱进怀里一直问我怎么了,我却止不住哭,一直哭到天亮。陈石头带着几支鸡还有一篮子鸡蛋到了我家。

  我一看到陈石头就使劲儿的往我爷爷怀里钻,而陈石头一见到我爷爷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大耳刮子对着脸左右开弓道:“天成叔,我对不起你,是我昨晚把叶子偷偷抱走的!”

  我爷爷一向比较沉稳,他抱着我问道:“孩子一身尸臭味儿,我猜出来是你了,说吧,怎么回事儿。”

  “王老太说了,傻子不是回来找我麻烦,她死了比活着舒服,她回来一来是给小叶子道谢,二来是她死的时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她恨透了我们老陈家,不想死了也带着老陈家的种,所以回来是把孩子给我来了,只要我把孩子拿回来她就不会再缠着我,天成叔,我也是没办法啊,我是害怕,王老太说只要带着叶子去,傻子当着叶子的面肯定不会害我,她把叶子当她的救命恩人呐!”陈石头说道,说完还是长跪不起。

  我妈听完脸吓的都白了,我爷爷也是生气,不过他看着陈石头道:“你糊涂啊,就算是叶子去能顶用,你对我说我抱着孩子去也不至于把孩子给吓成这样,这孩子从昨晚回来到现在魂儿都没了,估计是吓掉在那坟头上了,金枝,去,拿着叶子的衣服去傻子坟头叫叫,把魂儿叫回来估计就没事儿了。”

  说完,爷爷对陈石头道:“事儿你都办了,现在打你骂你也没用了,东西你拿回去,家里三个孩子你也不容易,傻子没了,就算你有什么错,那孩子是她亲生的,你照顾好了她估计也能饶了你。快回去吧,这事儿别跟别人说,叶子还小,受不了刺激。”

  我妈拿着我的衣服去了寡妇坟头,一边摇着小衣服一边叫叶子回来吧,叶子回来吧,这是农村的叫魂儿办法,一直到中午,我才缓过来劲儿,但是还是浑身发抖,我爷爷抽着旱烟袋对我说道:“叶子,傻子不会害你的,你拿树枝想救她,她记着你的情呢,鬼啊,只会害恶人,不会害好人。”

  就在那天晚上,隔壁村传来了消息,王老太死了,投河自尽,就死在傻子尸体被捞上来的地方,隔壁村儿的人说吃完饭后老太太就出了门儿,路上大家就感觉奇怪,因为不管谁跟她打招呼她都不理。平日里的王老太还是很和蔼可亲的。

  王老太是我们这几个村儿的灵婆,也有一点名声,她投河自尽,还是死在傻子尸体被捞上来的地方让村民们都恐慌了起来,这很明显是是傻子连灵婆的魂儿都勾了去啊。这一下子成了大新闻,那些女人们胆小的甚至都不敢再出门。

  第二天,隔壁村传来了一个消息,王老太临死之前不是没说一句话,她在离开家之前对她儿子交代了一句:“我判错了案,躲不过这一劫了。”

  刚处理完傻子的事情就死,死前还留下了这么一句话,村民们不停的议论,最后大家从这蛛丝马迹中推测出了答案:“傻子是陈石头杀的,本来傻子要找陈石头偿命呢,王老太管了这事儿保了陈石头的命,一命自然是要换一命的,所以王老太才会被傻子勾了去。”

  当然,这只是村民的猜测,至于说真相到底是什么,这谁也不知道。

  无论如何,那之后傻子再也没有闹过,一切都归于平静。傻子活着的时候没有人肯帮她一次,倒是因为死了之后闹腾几次让大家都记住了她,傻子死的那条河我们这些小孩子谁要是敢去游泳回去肯定要被打个半死,那几年里,就连大人们能绕道不走河边就绝对不走。

  因为这事儿给了我很深的童年阴影,陈石头后来履行诺言自己孩子都不舍得给买糖吃每次见我都会给我买一两毛钱的糖,不过我从来没吃过,因为我每次见到他都吓的瑟瑟发抖,满脑子都是他从傻子肚子里挖出一块肉的场景,只要见一次陈石头我都要魂不守舍几天,我爷爷跟我妈就让陈石头离我远点别吓着我,因为这样我几乎在村子里没见过陈石头,而我们两家也几乎没有什么交集,后来在村民们口中听说他家过的越发的窘迫,毕竟一个男人带三个孩子也是为难,但是不管是穷也好富也罢,陈石头再难却也把三个孩子拉扯成人。

  ——陈石头辛辛苦苦的把这三个孩子都拉扯大,人虽然是长大了,但是这三个孩子因为疏于管教的原因,变的好吃懒做还喜欢惹是生非,这家里就越发的穷了,眼见着这兄弟三人都已经老大不小了,娶媳妇儿是别想了,这三个小子还都想要媳妇,想要媳妇你也赶紧发愤图强出去打工赚钱啊,问题是这三个小子不这么想,他们三天两头的就拉着自己老爹陈石头打一顿,村委会去调解过几次,这三个小子还理直气壮的说道:“当老子的不给孩子讨老婆盖房子,不打他打谁?”

  村委会调解过几次也没用,大家谁吃饱了闲着管他家的烂摊子?可是谁都没想到,被逼无奈的陈石头还真的厚着脸皮找左右亲邻借了点钱,加上他平日里打零工也赚了点,还就买了这个一个女人回来。

  找一个女人,问题是陈石头有三个孩子,这三个儿子还都是如狼似虎,平日里看见女人眼珠子都恨不得瞪出来,这事儿复杂就复杂在这了,以陈石头三个儿子的尿性,陈石头不管把这个女人给谁,剩下的两个孩子都能把这老汉给生撕活剥了。

  村民们正睁大眼睛想看陈石头家的热闹呢,谁知道陈石头家反而是平静了下来,这三个孩子,包括陈石头都不怎么出门了。

  这下大家恍然大悟,都想骂一句狗日的,敢情这陈石头家不但继承了穷,还把乱伦的本事也继承呢,看这样子,是陈石头家的三个孩子霸占了人家一个姑娘?

  这事在村子里传的是风风雨雨,一度让大哥这个捞尸人都变的不起眼了,事情传到我这里的时候,我马上就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按理说陈石头家的这一家子禽兽真是被法律惩罚就算了,问题是那姑娘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三个孩子别看从小吃百家饭长大,身体一个个的壮的跟牛犊子似的,假如真是三个糟蹋人家一个姑娘,这姑娘不死也得脱层皮!

  别的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我仅存的那点正义感让我觉得这件事我绝对要管,但是因为小时候的这件事,我又极其不想跟这陈石头一家打交道,我就去找了村长陈青山,陈石头家的三兄弟名字很简单,就是大奎二奎三奎,因为平日里喜欢打架斗殴,而且连自己老爹都打的人打架下手也都狠,所以绰号就是三条疯狗,而村长陈青山是村子里唯一能降得住陈石头家三兄弟的。

  俗话说的好,城里的干部是喝出来的,基层的干部是打出来的,这话不假,这陈青山一米八几的个子,那叫一个人高马大,这家伙小时候看李连杰演的少林寺,带着馒头就去嵩山拜师学艺,最后没进少林寺,跟着登封的一个老师父学了几年的拳脚功夫,虽然算不上什么武林高手,但是打起架来那是十分厉害,一次陈家三兄弟跟陈青山打起来,陈青山一人把这三兄弟给打的站都站不起来,从那之后这陈家三兄弟就对陈青山非常服气。

  陈青山这人没什么学问,官瘾很大,虽然就九品芝麻官,但是却很珍惜头上的这顶帽子,不过他为人还算是仗义,对我也颇为照顾,我就找到了他,一看我来,陈青山马上就打了一瓶酒道:“叶子,咱们村的年轻人中,就跟你喝酒我能喝痛快,来!”

  我摁住了他的手道:“村长,喝酒啥时候都行,今天我是有正事要跟你商量的。”

  陈青山看了我一眼道:“是陈石头买媳妇儿那事吧?你呀你,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知道买卖人口是犯法的,但是咱们村这形式他不得不这样啊!”

>>>>本文《救尸主》全文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评论

信息评论 Comments